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集团动态 >

圆桌二:产融结合,产业链金融如何为产业链条服务

来源:源坤投资 发布:2017-07-31 16:18:17
 
第二场圆桌的主题讨论,产融结合:产业类金融如何为产业链条服务
 
此次圆桌讨论的嘉宾有:曦域资本技术合伙人郭琪、首钢基金京西保理首席运营官付瑶、京北金融创始合伙人研究院院长桂曙光、坤裕基金总裁吴湘辉、用友网络副总裁李树轩、东华软件副总裁陈龙章,   
    孙彦军:谢谢主办方在今天下午提供凉爽的场地,让我们探讨产融结合这个很大的命题,我们可能一会儿从比较细的领域去拆开讨论。今天的讨论我来主持,我今天主要做绿叶,一会儿希望各位专家能抛一些干货出来,刚开始各位专家先各自介绍一下自己,先从陈总。讲自己公司做的业务和自己的情况。
   
陈龙章:大家下午好,我叫陈龙章,来自于东华软件,东华软件是专业做IT服务的,包括现在的大数据集成、软件开发,包括企业管理的咨询东华软件是2006年在中小板上市,目前从市值的角度来讲在IT的领域一直排在前1200,公司总部就在北京,但我们的服务能力是服务于全国,目前人员大概在6000人左右,在北京有2000人,在全国各地将近有6000来人,面向以企业为主,当然现在也在做智慧城市、智慧园区。谢谢大家!
 
    李树轩:大家好,我来自用友网络,李树轩。用友大家也比较熟悉,用友经过近30年的发展,从最开始的财务软件到ERP软件到现在的企业互联网的服务,在每个阶段都是处于市场领先的地位,到现在为止用友已经是亚太最大的软件服务提供商,用友在前期刚提出3.0的战略发展规划,把用友今后的十年定位在软件服务、云服务和金融服务,我们希望通过更多的服务为客户创造更多的价值。谢谢大家!
   
    吴湘辉:大家上午好,我是吴湘辉,坤裕基金,感谢主持人。坤裕基金是一家私募基金股权投资管理公司,我们现在主要做产业投资,在社区商业、文化影视和医疗健康我们做产业投资,还有我们跟上市公司合作的并购基金,还有另外的一些跨界投资和4F基金。
   
    郭琪:大家下午好,我是曦域资本的郭琪,我们是一家股权投资基金,我们聚焦大数据、人工智能集群技术推动新服务业。重点关注科技金融。谢谢大家!
   
    付瑶:大家好,我来自首钢基金的付瑶,首钢基金在北京市政府的支持下由首钢总公司发展起来的,目前管理12支基金,规模在480亿左右。目前投资关注五大领域,第一就是供应链及金融;第二个就是以医疗健康和体育娱乐为主的消费升级;第三个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第四个是我们以停车为主的智慧城市;第五是新能源汽车和装备制造。我现在所在的团队是京西保理,当然我们现在更愿意称自己叫京西供应链,因为从去年开始做转型,主要就是做在基金重点布局,股权投资的领域里,我们提供供应链资源和供应链金融的服务,为投户做支撑和协同。谢谢大家!
   
    桂曙光:大家下午好!下午最后这个时候还有这么多人,这是我参加论坛里为数不多的,留下来都是精华,都想听干货。我是京北金融的桂曙光。我们京北金融下面有一个基金,专门投早期的A轮以前的金融领域创业项目,金融里面不管是供应链金融,还是说保险、证券,还是借贷、理财,在过去两年这个时间里我们投了全国最多数量的金融创业项目,大概40多家,我相信是国内任何一家投资机构过去两年都没有投过这个项目。但是我们投的都是早期,基本上都是天使阶段的,所以总的投资额并不大。40多家企业加起来不超过1个亿,所以是一个在金融创新领域特别愿意支持一些有创新想法年轻人的投资机构。下面如果留下来的,愿意在金融里做一些创新尝试的创业者,可以会后联系一下。谢谢!
   
孙彦军:今天到场的有两个机构,京北金融投偏早期的新金融科技方向,还有曦域资本投稍微中后期一点的,其实这两个机构在行业里是很有特点的,压了重注在金融方向上。我是点石资本的合伙人孙彦军,点石资本是一个精品投行,我们主要关注新金融、新服务这两个大的行业方向上的标的,精品投行意味着我们做的项目不会很多,但是规模相对偏B、C轮往后,融资、并购都做,主要做服务,今天希望一会儿能服务好这个对话。
 
接下来我们进入正题,产融结合是一个很大的命题,刚才在座的专家介绍完以后,我们发现产业和金融结合没有银行在场,心里真是有一股淡淡的忧伤,好在有各位好多人都在为这个产融结合去努力,产融结合是一个很大的命题,过去都在提供应链金融,是偏银行的视角。围绕着一个产业里面的核心企业,围绕他们这些企业的信用利用起来,为上下游产业一些中小企业去做金融服务,但是现在我们讲的产业链金融应该是稍微宽泛的概念,不一定围绕着核心企业,很可能是通过一些方式,或者新的风控风险,思路会更宽点。在座的有四家股权投资机构的负责人,我希望接下来各位都或多或少参与过产业链金融的项目,请各个机构结合自己投过的项目,来就特定的熟悉项目所在产业链领域讲讲产业链里面金融需求、金融特征、资金流,给大家一个比较清晰的阐述。
 
    付总投了特别典型的企业,也压了重注。
    
付瑶:首钢基金我们在供应链的布局上还是有很多自己一些想法的。因为我们的背景对钢铁业比较关注,目前投了两家,一家是找钢网,它是在钢铁电商行业发起运作的比较早,目前也是市场化程度比较好的一个平台,我们投了它的E轮和F轮。第二个我们在上个月投了另外一家平台欧冶云商,是宝钢,现在叫宝武集团他们独立运行的电商平台。我们基金在做布局的时候,从供应链这个角度,我们有对于首钢集团自己的战略布局,从看这个行业的角度,其实钢铁行业这么多年来,我们觉得它一直是处于一个起码近十年来,是处于一个供大于求的状态。所以这些新兴的供应链平台的兴起,实际上对整个链条有促进的作用。以这两个平台来看,找钢更偏向于互联网化,它纯是从互联网的角度去切入到这个平台里来的,它是从整个钢铁链下游的长尾小微客户入手,一点一点的向上游做,最后做到钢厂,是由下自上的。另外一个平台,像欧冶云商它的背景是宝武集团,代表另外一个产业力量,自上而下从源头,从上往下走。
 
    对于今天这个题,讲供应链,我们看这两家平台,各有特色,但也有共同的地方,他们先建造线上的封闭市场,两家都有独立的电商平台,第二这两家都提供交易的服务,提供服务的物流,第三是提供金融的服务。所以我们看现在所有从产业链电商的角度来讲,可能大家在产业链的布局都是从平台式的、封闭交易场景式的,提供全套的交易、物流、金融的模式。
   
    孙彦军:钢材是金属领域占非常大的体量,十几亿吨。不知道首钢基金会关注其他的比如有色金属?
   
    付瑶:都有,我们讲这个产业链的布局是以钢铁为例。其实我们看到的有色,有铜、锌等等都有,但是我们从产业链的角度来讲,除了钢铁以外,下一个产业链第二是在医疗板块,第三是机电汽车板块,围绕基金自己投资的五个方向有一个聚焦。
   
    孙彦军:接下来请吴总介绍一下,因为吴总的坤裕基金和几家先进制造业或者是智能汽车这些领域的上市公司,大的公司有合作基金。看吴总分享一下有哪些比较重的产业链里面的,它的产业链上面有哪些银行没有满足到的产业链金融需求,大概是什么样的?
   
吴湘辉:谢谢孙总。刚刚孙总提到了,说在座没有银行,其实在产业链金融,或者供应链金融里,我们发现银行是一个间接融资,他们的模式更多的是基于资产,你得拿抵押物,拿不动产,拿你要看到的东西。我们讲现在基于供应链的金融也好,还是基于我们的产业链也好,很多没有那么多资产,因为你还打折。这个东西其实也就是从我们作为一个股权投资基金,能够有机会去做这件事情,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因为我们更多的是基于一个对产业的理解,对于信息流的把控,对于交易背后真实的东西。我想我们是一个股权的性质在介入这件事情。你会觉得很有意思,为什么银行不能做,我们也会跟银行探讨这个事情,但是我们做不了,我们没有这个条件,没有那个条件,他们条件都没有,他们流程很大,可以提供短期的提供贷款,需要长期的投资是没法做的。这里刚才也讲回到上市公司,那你上市公司应该是很好的信用吧,为什么在整合的过程中间需要基金在介入。
 
    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其实有很多方面的原因,我也不想太展开。这就是市场的选择,我们的基金在交易设计上,我们对产业的理解上,我们对风险的把控上面,我们有自己的独特做法,在国际上并购基金和产业基金来介入产业发展,或者通过并购的形式来实现产业的升级,是很通常的形式。在中国的金融体系或者银行体系是没法介入这件事情的。我们的做法,比如我们做的凯东精密的案子,是汽车零配件的企业,现在所有的汽车零配件都面临首先宏观的背景,汽车行业在发生一个深刻的变化,会反映在动力部分,整个从燃油往电池的转换,发生在驾驶,人工智能转向无人驾驶,然后以汽车为主体的整个交通网络深刻的变革。所以我们接触到所有的汽车相关的企业,在这个产业链里大家都有非常深的一个恐惧感,或者非常渴望自己的变革,这是我们作为一个股权投资基金在里面介入,我们可以去思考的一个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产业深刻变革的时期,我们的基金怎么服务于我们的产业。除了提供资金上的支持之外,我们还要怎么深度去做?这个汽车行业很有意思,它其实是现在的基于整车厂,最后的终端是整车厂。比如说凯东精密的客户是宝马、奔驰,包含丰田系,那应该都是全球顶级的汽车厂商了。围绕这些厂商,他们去在现有的产品情况下,怎么去扩大他们的产品类型,去降低在单一产品上,已经做到全球第二了。当然可以把全球第一收下来。这里有很深的问题,所有整车厂,每个零件至少要两家供应商,如果把第一家收了,第三会变成第二,没有意义,他的市场份额不会扩大。所以他们就涉及到第一我要新的产品,第二什么样的产品,第三未来汽车是怎么样的,我们要投资的,或者说我们的方向是未来。这里对它来讲,一要站住位置,第二要有一个比较深入的介入和布局,所以我们基金介入这件事情,你就会发现其实不是做一个企业的事情,你实际上是做产业链的事情,包含未来产业链的变化。对我们来讲就是非常大的挑战,当然我们也非常荣幸能够作为投资机构介入这件事情,我们也在探索不同的模式,怎么能够在产业变革中间,在现有产业链和未来产业基于价值、基于市场,基于整个社会变革情况下作为一个机构,怎么提供我们的服务,提供我们的资金,设计怎样的交易结构,怎么去做好这件事情,我们现在也在尝试。谢谢!
   
    孙彦军:其实产融结合对应的另一个话题就是金融空转,资金不进入实体经济。但是我觉得做股权投资机构就是非常好的例证。资金是实实在在进入了企业,尤其是去扶持这些非常优秀的核心企业,对整个它的上下游都带来非常好的价值。
    接下来我想请问一下曦域的郭总,曦域应该也投过一家特别典型的企业,可以为大家分享一下这个项目它所面临是怎么样的一种产业的状态?
   
    郭琪:这个其实要从我们的基金说起。我看大家都是垂直行业的,我们相当于是横切的一个方式。我们提供是虚拟财务公司SaaS的解决方案,是技术服务商的角色,通过技术手段围绕核心企业收集下游企业的交易数据,建立风控模型,通过数据风控给中小企业授信,把资产再打包给银行,整个是技术的输出方的定位。
   
    孙彦军:它给中小企业提供基于SaaS服务的财务系统?
   
    郭琪:虚拟财务系统。
   
    孙彦军:这个系统是免费的?
   
    郭琪:系统是免费的,但是会收一些服务费。
   
    孙彦军:所以大概服务了多少家?
   
    郭琪:几十家核心企业,中小企业有几十万家。
   
    孙彦军:放贷放了有多少?
   
    郭琪:100多亿。
   
    孙彦军:从SaaS系统里挖掘出中小企业的资金?
   
    郭琪:首先系统会对接核心企业的交易数据,通过这个交易数据给小企业去做风控。
   
    孙彦军:也是基于应收账款之类的基础资产来做的?
   
    郭琪:对。
   
孙彦军:接下来桂总我是做特别早期的,我们投的最早的创业者就两个人,公司还没成立。我们做的买卖特别小,小到其他几个嘉宾都不屑一顾的程度。一个项目占整个基金总额那么大,我们做的跟产业没什么关系,我们看了之后根本不关注它是什么产业的。其实我们就关注一个问题,这个创业者,或者这个创业公司做的事情是不是在解决某个用户的,或者某一些用户的一些问题。如果是的话,我们看这个问题够不够大,公司有没有可能获得更多用户的需求,只此,如果可能就给一点钱,多的三五百万。我们也投了三到四个跟所谓产业和供应链金融有点关系的项目。一个做SaaS服务的,两三个人找几个客户,收一点服务费,帮助客户搭建供应链金融的业务,把它的业务系统、财务系统跟上下游串起来,做一个所谓供应链金融的业务新生出来。前不久做了一个业务,找了一个合伙伙伴,但是很不幸这个合作伙伴最近面临巨大的问题,客户叫乐视。他跟乐视搭上边也不容易,说明有一定技术能力的,不幸碰到客户的问题太严重,估计也没收到钱,会后我问一下。乐视这个行业一定份量,也有上下游资金的来往,也确实需要把供应链金融链条打通。自己做也能做,但是毕竟跟专业供应链金融的团队和技术比起来还略有欠缺,当然像东华软件这样很厉害,肯定没问题,解决这些大企业供应链金融服务需求也没问题,但是我们投的小企业有一些创新的想法,我觉得还不错。它除了乐视单子做了一半,在不在做不清楚。之前也做了跟乐视高大上相比的比不上的业务,做生屠宰在的企业,生猪有奶猪,有屠宰完卖肉,上下游供应链的业务模式。上游买猪的时候农户养猪也缺钱,下游卖猪肉那些网点也缺钱,所以做生猪的屠宰和育肥的机构有一定核心企业竞争能力,跟银行也有比较好的关系,拿到比较便宜的钱,上游发一点,下游发一点,从中谋一点微薄的利润,做起来也很费劲。所以我们SaaS供应链服务公司也跟他们搭一个系统,解决问题,帮他额外赚点钱。
 
    我们还投了一个做跟医院有关系的药品耗材相关的供应链,因为很多医院跟它的供应链之间也存在着一个巨大的议价能力,议员都会拖账拖的很久,把很多药品企业供应商搞的很难受,基本半年、一年才回钱,养成习惯了,不问为什么,就有钱不给你,半年、一年才你拿钱,就是惯例,也不是缺钱,就不给你,搞的供应商很难受。另外供应商和医院之间,库存什么时候补信息来往也不是很通顺,所以他们搭在一个系统,医院里的药房跟供应链之间把系统打通,随时知道什么时候补货,这样你可以少给我钱,但是我也知道不用补那么多货,也是间接能够降低供应商资金的压力。当然想把医院很强势的,效率很低下,服务态度很恶劣的企业拉到供应链金融链条里来稍微有难度一点,但是确实也能够解决医院里对药品、耗材需求的及时响应的需求,也在做,目前也签了几十家好的医院,也有几家已经在推行了。我们梳理起来有几家,但是跟在座比都是小买卖,我们天使机构认为这种小的买卖在市场里确实能够满足某一个特定的行业里一些企业的需求,也能够产生一点点价值,花一点钱未来有可能被收购掉。在座各位如果做类似的事情,解决某个行业的痛点需求,帮助行业里某些企业能够产生一定价值的业务,跟供应链挂点钩的我们也在看。谢谢!
   
    孙彦军:一听做产业金融的都特别辛苦,相比人家做消费金融的现金贷跑量跑的特别快,做产业链金融的动不动生猪屠宰,医疗,跑到人家工厂有没有存货,物流数据是不是能控制得住,其实真的是它可能是一种比较慢成长的一种行业,确实是国家的经济命脉。最后请两位,用友网络和东华软件应该都是在产业链中提供技术服务的角色,想听两位分享一下我们在做这些服务的企业网络和做SaaS类型服务的时候,观察到的一些产业金融上面的需求,或者咱们的一些心得。
   
李树轩:刚才前面几位嘉宾也讲了一下在供应链金融投资的案例。我结合我以前的一些实操经验,也谈一下我的感想。其实供应链金融把它掰开了看它其实有三段的,一段是资产端,一段是资金端,再有一段中间怎么把资金和资产连接起来,这其实就代表了如果我们想把供应链金融业务做好的话,一定首先前端有稳定长期可以持续供应的优质资产,后端我们要有能力提供跟资产相匹配的资金,这个资金可能指的一部分是成本,一部分是规模。另外中间我一定要有技术平台,能实现在线功能的结构。这个很关键,因为以前做传统供应链金融业务的时候其实一直在做,但那个更多是基于存货质押的,一般做当地,本地业务。但现在互联网时代的话,如果我们还是做这种业务的话,其实严格意义上没有前途,或者发展空间很小的,现在业务一定是给核心企业的上游和下游来提供融资服务,而上游和下游的话一定是分布在全国各地的,所以我们一定把这种地域性的障碍打破,一定有一套基于互联网和基于移动互联的网络系统来实现,这个我认为想做好供应链金融所具备的三个基础条件。
 
基于这个,我们用友作为一个市场参与方,也参与到市场中来。但是我们定位自身不是供应链金融的参与主体,我们更多是作为一个技术服务方。像我们用友的定位一样,为企业赋能,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是为核心企业赋能,为金融机构赋能,为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服务。我们的具体做法就是会搭建一个中间的中供应链融资平台,这个平台一端会去对接企业的ERP系统,对接订货平台,经销商平台,通过这种对接我们获取真实到交易数据,再把融资行为结合到场景中去,比如说只有当它订货的时候产生资金短缺,这个时候我再提供金融服务。等供了货以后有账期,这个时候有资金需求我们来提供服务,一定结合在场景中的。后面我们对接不同的资金方,在这个过程当中通过资金方的匹配,或者不同层级资金方的参与,给前端的不同上下游企业来提供融资服务。这个是我们大体的一个模式。
 
定位就是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模式,把资金方和资产方给连接起来,作为中间的一个桥梁,给资金方提供一个批量获客的机会,给他提供商机。另外在这个过程中很重要的一点,我们是帮助金融机构和帮助商业银行提升风控能力。传统风控更多基于静态的财务指标,但是现在我们能抓取到它的历史的交易数据,能抓到它现在正在发生的交易数据,包括以后的交易数据都会抓取到,再赋予其他大数据,这个时候可以通过建模、通过评级把风控能力提供给金融机构,通过这种方式也提升了金融机构它的风控能力。这是我们目前基本的做法。
 
    从长期来看,我们也认为,供应链金融,或者产业链金融就具备非常大的发展空间,而且这种业态它真正是把资金注入到实体经济中,所以我认为这种业态不管是对于经济发展,还是对于金融的稳定是有实践意义的。谢谢大家!
   
陈龙章:不管是供应链金融还是产业链金融,我觉得应该有三层。上面一层就是产业链或者供应链金融的平台,这个是服务平台,中间一层还是要连接交易,当然现在就是电商了,不管是垂直的还是综合性的电商平台。但更关键我觉得还有底层的东西,我们都知道金融也好,交易也好有很多造假的东西,其实在产业链上,不管是产业链的核心企业,尤其是第三方金融企业,对交易的真实性,也包括刚才说这个资金是不是流向真正的实体,如果这些交易都是有造假,那我相信这个资金肯定流不到实体上去。所以这样第三层,也就是最底层的东西就非常重要,就是我们所说的企业的运营多维度的数据,不光是一些财务数据,还有包括其他的。这就像环保部门查企业,看这个企业你到底要改造有没有停产,可能不光是听你讲,要看你的电表,要看你的人员流动,看你车辆的入口。也就是说你这个交易是不是真实,要有多维度的数据来体现,所以这就是第三层。那这第三层东华在各个行业做了大量的积累,因为东华大概70%的业务来自于各个行业,大概有一两千家的企业。我们这么多年下来积累很多企业真实多维度的数据,我们通过全民预算的系统、内控的体系,包括各个方面的管理体系积累了数据。数据量大的有的企业一个月几个G的结构化数据,当然在座有搞技术的可能知道,这个量还是蛮大的。基于这些数据我们做各种各样的分析,当然在借助一些技术,比如区块链的技术为金融平台来做基于数据的可信度的验证,我想这是东华能做到的,而且今后也往这个领域还要继续发展的。比如说刚才讲到的医院,东华在全国大概有400家医院HIS系统都是东华提供的,HIS系统提供很多东华的业务。基于这些大数据的控制,我们东华往整个金融上能提供各方面的服务,这是供应链金融或者产业链金融东华在这三层平台上都有所作为。
 
    另外刚才孙总也讲,在座没有银行,7月6日,中关村银行,第一家民营银行成立,我们老板是他们的老板之一,有十几家企业都是核心的发起股东,而且中关村银行的技术研发团队就是东华这边入驻,所以这一块中关村银行成立也是支持“双创”,包括产业金融的业务,在这里也替两个老板打打广告。另外一个打广告是投超过前的,A轮之前,甚至是天使的,确确实实东华软件在这几年应该是收了不少的企业,有正事的,上会的,也有直接收团队的,各种形式。因为东华这方面做的非常灵活,如果需要走到后面的也可以来联系东华。谢谢!
   
    孙彦军:东华和用友都在服务产业链金融吗?有很多不同的行业,相对最垂直,推的更多的行业会是哪些行业?除了您刚才说的医疗。
   
    陈龙章:医疗是一方面,还有装备制造,还有一些城市城投。还有最近兴起的智慧城市、智慧园区,刚才讲产业链金融也好,供应链金融也好,我们也尝试和区域在结合。因为区域毕竟有它的特点,也就是说第一大家在同一个地理位置,第二互相之间有可信度,关键还有政府机构也好,或者说园区管理者也好,有这么一个体系在这里,所以再结合上咱们的信息技术或者产业链,再有金融机构介入,可能更有一个新的特点。所以在这几个领域都有尝试。
   
    李树轩:我们这边从大的方向选了两个领域,一个是大消费领域,一个是大健康领域。之所以选择这两个领域,我们想选择一些受经济周期影响比较小,波动相对比较平缓的这种行业。在大消费领域里,我们其实用四个方面可以涵盖,吃、穿、住、行。吃的我们跟今麦郎在合作,喝的我们跟古龙山(音),穿的话跟太平鸟,行的话是滴滴合作。我们选择跟人们生活消费相关的行业。大健康和东华选择有点类似,我们也在重点拓展医疗的领域,包括其他和医疗相关的一些行业。用友除了我们自身的投资资源以外还有一系列保险公司,比如我们有用友医疗、用友能源、用友建筑、用友汽车,这些公司本身在行业里也是处于领先的地位,也是我们非常好的一个管理客户的渠道。
   
    孙彦军:接下来问几位投资机构的专家,做产业金融这些标的是金融领域。实际在最近几个月,从国家的宏观政策来说,对于金融这个事情,大的监管思路是在收紧,实际做金融业务的一些企业来说,IPO的通道可能会比较紧张,可谓怎么看待吴总会投规模比较大的,做产业链金融企业的时候怎么来考虑这些企业的退出?
       
    吴湘辉:刚刚开完国家金融会议,我们也在研究对具体业务的影响,整体来看还是鼓励资本服务产业,我们也是做这个事情。不管是产业直投还是跟市场上主体,像上市公司做产业并购,我们都是在服务实体产业,服务实体经济,这是没有矛盾的。第二,我们讲的金融里有一个比较大的变化,就是去杠杆,金融的空转,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也抬升了资金的成本。反过来讲也不是个坏事,如果大家都回归到本原,回归到资金真正的需要,这跟我们投资方向也好,跟我们想做的方向是契合的。第三,在现在的政策上对具体企业的退出,如果说银行的资金,或者说间接融资受到一定的限制会越来越严格的话,对我们直接的投资,做股权投资来讲反而是一件好事,这也是国家鼓励的,是降低金融融资性的投资,而是提升股权投资。这是一个大的趋势。我们要做的是在这个背景下,我们把具体的工作做好,至于说对单一的项目有什么影响,我们当然也会去评估,整体来讲是一个好事情,对我们来讲是非常好的方向。
   
    孙彦军:标的服务于实体企业也不用担心太多。我不知道首钢投的找钢网现在是不是也到了考虑退出的阶段?
   
    付瑶:这个话题比较敏感,我换一个角度,从今年开始,整个金融的资金面还是偏紧的,包括今年下半年,可能情况也不会太好。包括明年,借用马先生的一句话,坏消息是市场不好,好消息是大家都不好,其实就看谁的生命力强。现在从整个产业链金融来看,做供应链金融的服务,确实今年整个资金成本提高,可能对于我们所有的包括做的供应链平台,包括这些中小企业都有一些压力。可是我们现在看到投的项目和从金融机构了解到的,我们感觉到还有一个好的现象。其实是银行压缩原来线下传统的授信。反倒是线上的,在线供应链金融可能各大的银行机构非常的看好。比如说我们现在看到的建总行、工总行、农总行,包括新兴的平安、浦发等等,他们现在非常的开放。甚至包括我们原来不可想象的,我们叫非常6+1行业,被打压的钢贸、煤贸,放火防盗防的这些方面,线下根本拿不到钱。反而有了线上供应链金融,有了线上平台,这些企业真的能够拿到资金了,银行可以放心的把这些资金放给他。其实大家知道过去几年银行还是很受伤的,虽然今天没有银行机构在,但是银行还是弱势群体。第一个受强监管的。另外2012年前后,真的银行受骗的是很严重的,所以经过了这么五六年,这也是在线供应链金融兴起很主要的原因。因为我们有了李总和陈总这样的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所以使得我们整个产业链金融核心企业,这些小微用户,这些仓储物流企业,包括这些金融机构,我们能够在一个体系内看到标准化,看到数字化,我们甚至能看到可视化,比如现在有一些新的RFID等等这些新的功能,使得整个链条得以发展。像刚才吴总分享的,可能大体上来看,金融好像很紧张。但其实在某些角度来说,反倒是对我们这些先进性的平台是一个比较好的机会。线下确实已经关门了,已经收紧了,但是因为我们有一些先进的技术手段,我们有一些先进的互通方式方法,使得我们在趋紧下还能推开,不能说完全推开一扇门,能够推开一条缝,让实体经济这些企业在互联网应用下得到实战。金融能够踏踏实实进入实体领域里,而且是安全、可靠的,安全可靠把资金放出去,也能安全可靠的把资金收回来。
   
    孙彦军:曦域投的这些金融的标的到退出的环节吗?你们怎么考虑的?
   
    郭琪:我们基金时间比较短,还没有到退出的时候。另外我们投的都是技术驱动,包括金融机构去收集资产,提供风控这种,我们其实很少涉及到真正的金融业务,所以这块对我们投的公司反而影响不大,可能还是利好的。
   
    孙彦军:桂总应该更不着急了,大部分项目都是被后面收掉。接下来我想留几分钟时间台下还有挺多同仁在很认真听这个讨论,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什么问题想问台上专家的。
   
    提问:我是一家做房车露营网站的,包括线下和线上衣食住行露营产品和旅游服务相结合的线上加线下的平台,我们最终想实现房车养老房车消费和房车旅游三大功能的服务平台,所以我想请问几位老总对于房车露营这个行业,有没有比较大的市场空间?我自己有启动资金的,只是后期这个市场应该是比较大,也类似于重资产,所以说我的需求量至少是上亿的资金才可以。吴总主要是汽车行业,陈总包括李总,对于房车产业给人们带来移动式养老、旅游和消费,包括衣食住行产品各旅游服务的话,你们是不是对这个行业比较感兴趣,谢谢。
   
吴湘辉:首先房车实际在欧美已经是比较普遍的旅行方式,我们在国外也经常看到。包括一些房车的营地,还有围绕这个产业的孵化。整体我对这个产业没有整体的规模概念,我不知道中国这个市场到底有多大。它可能也是发展性的路径,我们在一些项目上,包括一些旅游地产项目上,曾经有想把它做一个房车基地。我想这个事情应该是基于家庭的旅游选择。我现在只能说一点粗浅的理解,我理解刚才你也讲到,这是重资金投入的,因为车的投入,其实不仅是车,还有基地,可能对房车基地的建设或者是后勤的保障,这方面我估计可能是个体系化的东西,这里的投入规模到底能够到什么阶段,我没有算过账,所以我也不知道大概是什么样的回报概念。
 
    第二可能涉及到中国的生活习惯问题,和我们讲的生活之余,你如果是旅游要解决什么问题。在中国来讲,现在是高速增长期,尤其家庭长期的开着车到哪个地方住一段时间,或者全国性旅游的,我个人觉得还是少,从我自己的生活经验来看,我们可能更多的是说在近郊,一个小时之内,自己开一个车,住一个比较好的酒店能解决,但如果长期旅行通过飞机来解决了,就没有必要说做这样的安排。第二我不知道中国的房车整个配套体系,跟你新能源汽车充电一样,房车这里涉及到很多问题,比如说我们讲的清洁问题,你的中间露营地的很多安排,中国是不是有这么一个完善的体系能支撑一个家庭来解决这个问题。我想可能今后会是一个比较大的发展行业,随着我们讲中国的中产阶级崛起之后,大家有更多的时间,更多的围绕家庭来做一些全家庭的旅游。现在的阶段,我个人的体会可能还没有到那个时点。这是个人的想法供参考。
   
    孙彦军:最后留个广告时间,各位专家对于产业链金融这个方向上,大家觉得还会有哪些投资和创业的机会?可以讲讲大家各自的想法,以及从咱们自身出发有哪些业务合作的需求。
   
    陈龙章:我觉得孙总刚才说的这个是非常好的提议,现在都在讲大家要联合起来共享,或者说共赢,东华也是一样,刚才讲东华做的比较实一点,我们这么多年一直在做企业,在做实体。但是再怎么做,在各个领域里肯定还有更专业,更专长的,所以我觉得如果在座有在某一个领域,或者一个区域,或者在某一个行业,有深耕的我们可以合作。因为不管金融也好,互联网也好,最终是要落地的,不管哪个行业,有对这个行业它的业务也好,对它的管理比我们掌握的还要深,我们就有合作空间,不管是在技术上还是在商务上,还是在资本上,这都可以来找到我们。谢谢!
   
    李树轩:用友其实严格意义上不是为创业者提供服务的,包括我们的业务模式更多是为核心企业,有志于或者希望做供应链金融业务核心企业提供服务的,像我们定位一样,我们是为核心企业赋能。谈到创业,其实我认为供应链金融对创业有两个机会,一个大机会,一个小机会,大机会一定是平台性的机会,但是这个机会我不认为个人创业者或者小规模创业者有,我认为在供应链领域做到一定是平台性的公司,这种对资源的要求是非常多的,我认为中国包括用友、东华、浪潮、金蝶这一类公司才有可能具备这个能力。小机会很多的,需要这个人具备什么能力呢?产业链金融有两个关键词,一个产业链,一个是金融,要想把产业链金融做好的话一定是有对这个行业非常了解的专业人才,再加上对金融业务非常了解的人,这种团队结合起来才有可能把这个行业精耕细作,把这个事情做好。我觉得行业性的机会应该是蛮多的,但是需要有非常专业的知识和背景。
   
    吴湘辉:感谢大家对坤裕的支持,第一请大家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资管一号,里面有很多我们的案例和大家分享,也有我们的一些思考。第二个我们这个行业因为跨度很大,会涉及到各种各样的行业,也对专业的积累有一定的要求,我想第二个广告希望有更多的优秀人才能够加入我们,我们坤裕基金扩张非常快,非常需要人,如果大家有比较合适的朋友,觉得他非常优秀,他要找更好的平台来发展,可以在我们公众号里给我们推荐,谢谢大家!
   
    郭琪:我也广告一下我们基金,我们基金也是一种产业式投资,我们一期投资七家公司都在科技金融领域,他们之间有很多协同,这是我们的投资思路,这样我们可以对这个行业更了解,可以给大家提供更多的帮助。如果有在这个领域创业的同学,也可以投我们曦域资本。我们单笔大约投5000万左右。
   
    付瑶:第一从股权合作方面我们还是想在整个产业链布局上,比如说有平台,有技术公司,或者是有物流公司,我们都可以有进一步的合作,当然我们可能会偏后期,不太会投早期。第二在债权项下,我们还给企业提供完整的供应链金融的服务,所以在我们链条里您属于钢铁行业、医疗行业或者汽车行业的,都可以进入到我们整个大的供应链体系当中来,可以给您做资源、物流、资金的服务。第三是关于人才,因为首钢基金现在提出一个理念,叫“为改变而生,为创新赋能”。我们急需要大量高端的人才,当然要有梦想,有创业的心。也欢迎大家关注首钢基金的公众号,在里面我们也详尽提供职位的说明。谢谢大家!
   
    桂曙光:我们是专门投金融的投资机构,所以在座的各位无论是做借贷、理财、供应链金融、证券、保险、不良资产、黄金、珠宝、区块链所有的,只要跟金融创新相关的我们都能投,但是只有一条,钱很少,5000万投不了,500万是我们的上限,是早期的天使投资机构,专投金融方向,更新的领域我们都有投资,你们想得到的我们全投过。
    第二个广告是我们自己也在做一个产业链,叫早期投资产业链。什么意思呢?我们从企业家转成做投资的角度,做了早期投资产业链,我们天使茶馆,培育企业家进入投资圈,帮助企业家转身,我们做了一个直投基金,也发了四五支基金,自己做投资,同时还为圈里GP帮他们去给他们出资,我们也发起了两支母基金,从母基金、直投基金到LP的培养我们也做了一个小小的生态圈和产业链。大家如果在座各位需要募资可以找我,需要投资的也可以找我,需要参与我们基金的也可以找我们,需要加入我们的也可以,需要让我们投的也可以。我的广告做的很全面,好,就这么多。
   
    孙彦军:最后我自己再做一个广告,点石资本主要做融资并购顾问,如果有新金融、新服务方向的B轮以后的项目,如果想融大钱,融快钱可以找点石资本。今天这个圆桌对话就到这里。
   
 

坤裕基金 坤融财富 逸尊源国际 源森产业 源地置业 源新文化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